快捷搜索:

应由行政长官依基本法直接宣告违誓议员丧失出

针对郭荣铿主持立法会内委会时恶意"拉布",导致内委会停摆的环境,国务院港澳办和喷鼻港中联办谈话人颁发一系列声明,非难其体现违反誓言,亦涉嫌公职职员行爲掉当。颠末一段光阴公开评论争论,喷鼻港社会已经形成一些主流意见,如:"两办"发声是中央政府授权机构对喷鼻港事务行使监督权,是中央对港"周全管治权"的一种表现;中联办爲中央授权专责处置惩罚喷鼻港事务的中央政府派出机构,不受基础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约束;现任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可继承行使权力,处置惩罚因选举主席呈现过度耽误而引致的问题,分外是紧张和急迫的事务;对郭荣铿等涉嫌公职职员行爲掉当,律政司应尽快予以起诉等。这些都是"两办"声明起到的积极正面效果。

必须看到,郭荣铿之流决不会因爲"两办"声明和喷鼻港社会的主流意见,就放弃政治"揽炒",上述共识也弗成能在较短光阴内有效办理立法会的宪制性危急。"两办"发声是中央授权机构对涉及中央与特区关系、对特区高度自治权落实环境依法提出的权力性监督意见,应依法得以落实,而不能变成"舆论性监督"。按照基础法,郭荣铿之流违反宪制性誓言的行爲不属于立法会自身处置惩罚的事务,行政主座应实行"认真履行基础法"的职责,直接依据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宣告郭荣铿等丢掉出任立法会议员的法定请乞降前提,从而尽快从根本上破解当前立法会的宪制性危急。详细阐发如下:

一、违反宪制性誓言不适用基础法第七十九条

故意见认爲,议员资格存续与否属立法会事务,适用基础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即立法会议员如"行爲不检或违反誓言而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经由过程非难",立法会主席即可宣告其丢掉议员资格。这里所指的"誓言"是整个誓言,是对誓言的一样平常性规定。立法会议员誓言全文爲:"本人就任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立法会议员,定当拥护《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基础法》,尽忠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效忠职守,遵守司法,耿介奉公,爲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办事。"违反誓言全文中的任何部分,都可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经由过程非难"这一法度榜样后,由立法会主席宣告其丢掉议员资格。

必须看到,在作出对违反誓言一样平常性禁止规定之外,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以及2016年全国人大年夜常委会对该条司法的解释(该解释与基础法具有相同司法效力),对特区行政、立法和执法等高档公职职员的宣誓还作出了特殊性规定。第一百零四条规定:"喷鼻港分生手政区行政主座、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执法职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基础法,尽忠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这是从宪制层面对誓言作出的特殊性要求。

在适用司法时,既有一样平常性规定又有特殊性规定的环境下,应优先适用特殊性规定处置惩罚。郭荣铿之流恶意"拉布"瘫痪议会功能,阻拦国歌法本地立法的行爲,有违的是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的宪制性誓言,应优先适用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及其相关解释进行处置惩罚,而不是依据基础法第七十九条在立法会处置惩罚。

二、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对立法会议员违反宪制性誓言的司法后果有明确规定。

全国人大年夜常委会对喷鼻港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解释的第一条规定:"『拥护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基础法,尽忠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既是该条规定的宣誓必须包孕的法定内容,也是参选或者出任该条所列公职的法定请乞降前提。"基础法中"就职"与"出任"是两个不合的司法观点。"就职"是一个时点,而"出任"指的是时段,是"出来担负"该公职延续的全历程。违反了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所列宪制性誓言,也就不再具备基础律例定的出任议员的法定请乞降前提了,当然应实时丢掉议员资格。

立法会是喷鼻港分生手政区紧张的政权机构。郭荣铿等人恶意造成内委会停摆,妄图瘫痪立法会,这已直接阴碍喷鼻港分生手政区政治系统体例的有效运作,冲击宪法和基础法确立的喷鼻港分生手政区的宪制秩序。国歌是国家的象征,《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国歌法》已于2017年11月4日列入基础法附件三,尽快完成该法的本地立法事情是喷鼻港分生手政区立法机关应尽的宪制责任,而郭荣铿之流却敌视国歌法,果真发布否决在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应用国家象征。由此可见,郭荣铿之流的行爲不光是违抗了就职时所作的宪制性誓言,而且还造成其丢掉了出任立法会议员这一公职的法定请乞降前提。

假如一名立法会议员已经不再拥护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基础法、不再尽忠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却还可以继承担负依据基础法设立的喷鼻港分生手政区的立法会议员,这当然不相符基础法的立法原意。

三、行政主座应依法发布有违宪制性誓言的议员不再具备议员资格

接下来的问题便是,应该由谁来发布取消郭荣铿之流的立法会议员资格呢?基于前述阐发,郭荣铿之流违反宪制性誓言,已由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明确规定爲不具备出任立法会议员的法定请乞降前提,不再必要由立法会依据基础法第七十九条进行处置惩罚。

那麽得当由谁来处置惩罚呢?基础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有明确规定:喷鼻港分生手政区行政主座行使的权柄包括"认真履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适用于喷鼻港分生手政区的其他司法"。"认真履行本法"当然包括认真履行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规定,是以,对付郭荣铿这种有违宪制性誓言的环境,该当由行政主座直接发布褫夺其议员资格。

四、中央政府在认定及处置惩罚特区立法会议员有违宪制性誓言问题上亦有法定权责

2016年全国人大年夜常委会对基础法第一百零四条所作解释第三条规定,"《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基础法》第104条所规定的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职员对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及其喷鼻港分生手政区作出的司法允诺,具有司法约束力。宣誓人必须朴拙崇奉并严格遵遵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虚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后从事违反誓言行爲的,依法承担司法责任。"

郭荣铿之流敌视国歌法,否决在喷鼻港分生手政区应用国家象征,已经违反"尽忠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有足够来由认爲他们已经不再认同"一国"原则。根据宪法,中央人夷易近政府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履行机关;根据喷鼻港基础法第十二条规定,喷鼻港分生手政区是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夷易近政府。中央人夷易近政府依照宪法和基础法对喷鼻港分生手政区行使周全管治权,完全有权处置惩罚郭荣铿之流有违宪制性誓言的问题。中央人夷易近政府可以自行处置惩罚,也可以根据基础法第四十八条第八款规定〔喷鼻港分生手政区行政主座行使下列权柄:(八)履行中央人夷易近政府就本律例定的有关事务发出的指令〕,向行政主座发出指令,由行政主座依据指令来处置惩罚相关问题。

行政主座依法实行"认真履行基础法"之责,尽快依据基础法一百零四条,发布违反宪制性誓言的立法会议员因不具备出任公职的法定请乞降前提而离任,有利于进一步落推行政主座履行基础法的宪制性权力,更好表现基础法关于行政主导的立法原意;有利于基础法所规定的政治系统体例有效运作,破解当前立法会碰到的危急;有利于往后再次碰到类似宪制性问题时,可依据基础法有效处置。

(作者为紫荆钻研院高档钻研员)

(大年夜文移汇全媒体新闻中间供稿)

滥觞:文陈诉请示 文/寒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